|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黃帝鑄鼎閻良荊山腳下考述

黃帝鑄鼎閻良荊山腳下考述

關鍵詞:閻良區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閻良區歷史文化追溯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wenshiniwota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11340

    已有1網友參與糾錯

黃帝鑄鼎閻良荊山腳下考述

                李 飛

近年來,關于黃帝鑄鼎于西安市閻良區荊山腳下的有關論文時見報端,力贊者甚眾,但也不乏質疑和反對之聲。有說其是指鹿為馬者,也有斥其為“正龍拍虎”者。這些不同觀點至少說明了人們對這件事的關注。不同的聲音促使我們有必要對此事做進一步研究,從而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筆者力主黃帝鑄鼎閻良荊山腳下之說,嘆于以往有關黃帝鑄鼎閻良的論文中觀點未切入要害、論據組織松散、敘事方式雜冗、有的還牽強附會,難以服人,遂不揣孤陋,略陳己見于下,以求教于方家。

一、黃帝鑄鼎的歷史意義

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黃帝的赫赫功績早已載入煌煌青史,毋庸在下贅言。鑄鼎是黃帝生前最后一次重大政治活動。鼎是干什么用的呢?鼎在原始社會最初是烹煮的器具,類似現在的鍋,后來成為國家政權和權力的象征,便有了定鼎、問鼎之說,并引申為顯赫、高貴等深層次的意義。西安文理學院的車寶仁教授說:“實際上鑄鼎是象征國家社稷和統治權力。”以此看,鑄鼎是黃帝時期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他應是國家或部落(筆者認為黃帝建立國家的觀點值得商榷)強盛的的象征,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很有研究之必要。

黃帝鑄鼎地是黃帝文化研究的重大課題,備受眾多黃學研究者和炎黃子孫的關注,作為黃帝鑄鼎地的閻良人民更應積極在這一領域開展研究、論證工作。

二、黃帝鑄鼎的歷史文獻

黃帝鑄鼎于荊山最早見之于司馬遷的《史記》,《史記·封禪書》云:“黃帝采首山銅,鑄鼎于荊山下。鼎既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黃帝。黃帝上騎,群臣后宮從上者七十余人,龍及上去。”又云:“黃帝作寶鼎三,象天地人。”《漢書·郊祀志》云:“黃帝采首山銅,鑄鼎于荊山下。”《通鑒外紀》載:“帝采首山銅,鑄鼎于荊山之隅,鼎成崩焉,其臣左徹取衣冠幾杖而廟祀之。”宋代羅泌《路史·疏紇紀·黃帝》又載:“采首山之銅,鑄鼎于荊山之陽,以象泰乙,能輕能重,能瀆能行,存亡是諗,吉兇可知。八月既望,鼎成死焉,葬于上郡陽周之橋山。

從解放后我國的考古發掘情況來看,我們的先民在黃帝時代早已掌握了冶銅技術,加之以上文獻記載,我認為黃帝鑄鼎一事是真實可信的。

三、黃帝之荊山乃關中渭北之荊山

關于荊山,我國幅員遼闊,有不少山名叫荊山,那么,哪一座是黃帝時期的荊山呢?《史記》雖未對黃帝之荊山有明確論述。但從稍晚于黃帝的大禹(相傳為黃帝的玄孫)的史料中可以證明,黃帝之荊山就是今關中渭北的荊山(或稱荊山塬)。1989年,陜西省博物館研究員楊東晨在《中華都城要覽》中指出:“黃帝鑄鼎的荊山有湖南衡陽、陜西朝邑、陜西富平(荊山之陽以劃歸閻良)、河南靈寶、安徽懷遠之說,但陜西富平、河南靈寶記載較多,且陜西富平距黃帝葬地橋山(陜西黃陵縣)較近,比較可靠。”

古代史籍中,荊山常指關中的荊山。如《尚書》中關于大禹治水的記載就有“荊岐既旅”、“導及岐山,至于荊山”等。西漢孔安國曰:“荊在岐東,非荊州之荊山也。”孔安國認為大禹治水的荊山在陜西岐山之東。又如《漢書·地埋志》云:“使禹治之,水土即平,便制九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即西,涇屬渭。漆、沮既從,灃水攸同。荊、岐既旅,終南、物,至于鳥鼠,雍州即秦嶺以北的陜西地區(含甘肅小部)。顏師古曰:“西河即龍門(在今韓城)之河也。”“荊、岐二山名也。荊在岐東,言二山治畢,已旅祭也。”岐山在今陜西岐山縣,荊山在岐山以東。渭即渭河,涇即涇河,漆即漆水河,在銅川市,沮即沮河,在富平縣至臨潼區,終南山、物山即終南山。這些地名皆在陜西關中地區。《漢書·地理志》:“道及岐,至于荊山,逾于河。”顏師古曰:“自此以下,更說所治山水首尾之次也。治山通水,故舉言之。山在縣西”“(河)即梁山龍門。”是說先治山、水(在陜西陽縣),向東治岐山。再向東治荊山,其后治黃河龍門。這是由西向東沿渭北的北山治理山水。荊山在岐山與龍門之間,即關中渭北之荊山。

四、嵯峨山非黃帝鑄鼎之荊山

研究黃帝鑄鼎地,則黃帝鑄鼎嵯峨山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有文獻稱今陜西三原縣與涇陽縣之交的嵯峨山古稱荊山,系黃帝鑄鼎地。又因嵯峨山亦在陜西岐山之東、關中渭北,所以我們很有必要討論一下嵯峨山是不是黃帝鑄鼎的荊山。以往的黃帝鑄鼎閻良荊山的論文回避了這一問題,這種方式是不可取的。

明代的關中大儒馬理曾在嘉靖《陜西通志》中提出,黃帝鑄鼎地在今陜西三原縣的嵯峨山,嵯峨山在古代稱荊山。并說后人將富平的荊山誤認為是黃帝鑄鼎的荊山。我對此說是十分重視的,并最初也是持支持態度的。當我作了深層次的研究后,就發現這種說法站不住腳了。馬理的《陜西通志》中為了說明嵯峨山古代稱荊山,遂在三原嵯峨山一條下,有了下面的一段記述:

史載黃帝鑄鼎于荊山,今山陽有鼎州,則此山為黃帝鑄鼎所在,帝時名荊山也。念諸儒所謂荊山者,即縣之東原,恐誤。又按《禹貢》:“導岍及岐,至于荊山。”今岐山東惟峨山為大,禹紀事乃略其大而詳其細,不記其山耐敘其麓,有是理也?又按宋敏求《云陽志》曰:嵯峨一名嶻辥山,又名慈峨山。《四夷郡縣圖記》曰:山頂有云氣即雨,人以為候。昔黃帝鑄鼎于此山。觀此,則此為荊山,其證甚明。諸儒以東原為荊山者,信誤矣!誤矣!

從以上文字不難看出,馬理先生對自己的論斷是十分自信的。但記載黃帝鑄鼎于嵯峨山古代文獻有兩部,一部就是上面提到的《四夷郡縣圖記》,另一部是王褒的《云陽宮記》中云:“嵯峨山,黃帝鑄鼎于此。”這此記述再加上嵯峨之陽有鼎州,這些頂多只能說明黃帝在嵯峨山鑄過鼎,但絕不能據此就推理出嵯峨山就是黃帝鑄鼎的荊山。試舉一例,甲說李某曾在武屯中學讀過書,乙說李某曾在北屯中學上過學。我們能得出武屯中學和北屯中學是同一學校嗎?顯然不能。同理,《史記》稱黃帝鑄鼎于荊山,《四夷郡縣圖記》、《六陽宮記》云黃帝鑄鼎于嵯峨山,根據這兩條無法推理出嵯峨山就是荊山。

至于黃帝是否也在嵯峨山鑄過鼎,有待別文去討論,本文僅就記述黃帝鑄鼎的權威著作《史記》中的黃帝鑄鼎的荊山作以考證。

五、黃帝、大禹曾在渭北荊山鑄鼎

黃帝時期的荊山就是今關中渭北的荊山(又稱荊山塬)已得到論證。要想證明黃帝鑄鼎的荊山的確切位置還得從大禹鑄鼎說起。唐代李泰的《括地志》云:“雍州荊山,即黃帝及禹鑄鼎地也。”這說明,大禹鑄鼎的荊山就是黃帝鑄鼎的荊山。

大禹鑄鼎于閻良與富平交界的荊山,這是有大量歷史文獻和傳說可以佐證的。《帝王世紀》云:“禹鑄鼎于荊山,左馮翊(讀平邑)懷德地,今山下有荊渠。”《禹貢》:“北條荊山在南,山下有荊渠,即夏后鑄九鼎處也。”左馮翊是三輔之一,設于漢武帝時,轄今陜西高陵縣以東黃河以西的大片區域,懷德是左馮翊下轄的一個縣。那么,懷德縣在什么地方呢?據《富平縣志》記載,懷德縣設于漢文帝時,故址在今富平縣華朱鄉懷陽城附近,與當時今富平縣域內的頻山縣同屬左馮翊。東漢時懷德并入頻陽。上述記載說明懷德縣的荊山就是今富平縣境內的荊山,也就是大禹鑄鼎的荊山了。《隋書·地理志》云:“富平,舊置北地郡,尋罷,有荊山。”宋《太平御覽》云:“荊山有雍州”。明萬歷《富平縣志》曰:“呂村原經縣治南,名強梁原,西魏富平(治)處。原之南,高者為荊山,即《禹貢》掘陵原地”。《清史稿·地理志十》富平縣西南有荊山。”上述文獻對荊山的記載還不夠確切,實際上荊山不是一座峰連疊障的大山,而是一道東西走向的土原。清光緒《富平縣志》云:“自三原縣迄邐而來,至富平、臨潼兩縣之交,為漆沮水沖斷,此處因名斷原。”清代順治年間富平人韓文的《荊山記》也云:“東則為荊山地,長十五里,橫十里。考之帝王世紀,則大禹鑄鼎處,又名掘陵原。”在閻良西北今富平境內的呂村原上有一鑄鼎村,相傳為大禹鑄鼎處,從地方傳說也可證明大禹鑄鼎于富平荊山。唐天二年(905年),李茂貞在今富平境內的美原縣設鼎州,20087月富平又發現了鼎州窯遺址。之所以稱鼎州,概與黃帝、大禹在此鑄鼎不無關系。清代富平文人陳覺有《荊山鑄鼎》詩曰:“維禹實大智,疏浚有先后。乘輦荊山頂,用古洪爐煙。山峙渭之北,漆沮繞其前。山明水亦秀,鑄鼎辨神奸。”進一步證明大禹鑄鼎的荊山就是富平之南的荊山。

六、黃帝鑄鼎于今閻良荊山之南

《漢書·郡國志》載:“首山屬河東蒲阪,荊山在馮翊懷德縣。”黃帝為何采首山之銅,鑄鼎于荊山之陽,這是因為荊山是土山,無銅礦可采。至于為何要在首山(今山西永濟市銅首山)采銅,不在首山鑄鼎,而運至關中的荊山下鑄鼎,我想這可能是因為這一帶的風水絕佳;二是這里當時可能是黃帝部落活動的中心。今閻良荊山東段曾先后發現義和、菩星、關山等仰韶文化遺址。荊山北麓的富平境內發現了50萬平方米的新時期早期的蟠龍灣遺址。這些都說明這里是遠古先民的聚居地。

大禹鑄鼎于富平荊山,黃帝與大禹鑄鼎是同一荊山。史書記載,黃帝鑄鼎于荊山之陽荊山下,也就是富平荊山的南邊。荊山為今咸陽市三原縣、西安市閻良區和渭南市富平縣的交界處。荊山之南則在今閻良境和三原境。今閻良與富平從荊山塬頂的公路分界,南歸閻良,北歸富平。其實歷史上今閻良荊山塬及原下一部曾歸過富平,北宋荊山塬下的棘店鎮(今閻良區振興街道辦坡底村)曾歸富平。明萬歷《富平縣志》載,富平縣鞏家里下轄今閻良荊山塬下的閻良村和斷垣村。后來這些地方都劃為臨潼縣。1966年,陜西省從臨潼縣北部將閻良鎮劃出,設立閻良區。1987年又將臨潼北部的振興、北屯、武屯、新興、關山、康橋6個鄉鎮劃入閻良。荊山成了閻良與富平的分界山。

荊山有廣義上的荊山和狹義上的荊山。廣義上的荊山指今三原縣嵯峨山下以東直至閻良區關山鎮,東西九十余里。這就是《富平縣志·山川志》(吳志)所說的“北條荊山屬富平之南,三原之東,臨潼之北,蒲城之西,皆統一為荊山”。狹義上的荊山指今閻良之北的荊山及以西三原境內一小部分,東西三十里,海拔379.2483.2米,比閻良平原高出130多米。清代富平人韓文所說的荊山即狹義上的荊山。

閻良當地人稱閻良北境與富平之交的土原為荊山、荊原、荊山塬也有許多證據。乾隆《臨潼縣志》載:“荊原為邑北界,綿亙數十里,與驪山南北相望,陂陀擁護,如屏障然。”閻良荊山下的東西大道被閻良區政府命名為荊山路。閻良區關山鎮的蘇趙村原名荊山堡。道光十年,閻良人任輝在《重修十方院碑記》中自稱是“荊山農人”。荊山之南今閻良區振興街道辦官劉村出土的清代《劉萼樓墓志銘》中有“荊山之南,清水之濱”一語。

有人會問,黃帝鑄鼎于荊山之南,為何獨指荊山之南的閻良地界而不是三原的大程、夕陽一帶。這是因為一是這里的歷史文化積淀的十分深厚,歷史上的許多帝王名賢曾在此留跡。這里的荊山上有西漢開國皇帝漢高祖劉邦之父劉的陵墓漢太上皇陵(又稱萬年陵),稍西的三原境內的荊山上有大唐開國皇帝李淵的陵墓獻陵。中國歷史上強盛的漢唐王朝的根脈都在這里,這是他山所無法企及的。二陵之間又有漢武帝游幸、唐太宗擴建的皇家道觀的龍游宮遺址,明英宗敕修的后山廟、唐代櫟陽縣尉沈亞之祈雨的漢武帝廟以及青涼寺等古跡。在荊山西南十五里的閻良區武屯鎮是秦漢古都櫟陽所在地。秦孝公任用商鞅在此變法,使秦國逐步富強,為秦始皇統一天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西漢初年,劉邦以此為都,作為與項羽爭奪天下的大本營,在漢王朝建立的過程中,櫟陽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這里有秦漢的基因。前秦的苻堅曾在荊山南的萬年縣(縣治在今閻良區武屯鎮)打過獵。西魏文帝曾在這里檢閱過軍隊。荊山之南8里的三賢村是“三田哭荊”故事的發生地。荊山東南的武屯鎮是明代著名醫學家武之望和民國時期陜西督辦李虎臣將軍的故里。從一定意義上講,荊山腳下的任意一處都可能是黃帝鑄鼎的地方,但荊山的文化精華在閻良境內,則黃帝在閻良荊山鑄鼎的幾率也應占主體地位。二是從地緣上講。閻良是西安市的一個遠郊區,黃帝鑄鼎定在閻良,則會為十三朝古都西安戴上一頂美麗的皇冠。閻良荊山有西禹高速公路和107省道經過,這對于我們發展旅游事業是十分便利的。基于以上兩方面的原因,我們將黃帝鑄鼎地確定在閻良荊山腳下是完全說得通的。歲月久遠,經歷了四千多年的滄桑巨變,今天我們已無法確認黃帝在閻良荊山腳下鑄鼎的準確地點。近年來的荊山鑄鼎地的祭拜黃帝活動主要在閻良荊山南麓的后土廟旁(今閻良區振興街道辦坡底村孫家組之東北)舉行。后土也是中華民族的遠祖,黃帝曾在今山西萬榮縣掃地為壇,祭祀后土。基于這種淵源,將荊山祭拜黃帝的地點定在后土廟附近是完全可以的,也是十分有意義的。

黃帝閻良鑄鼎已得到學術界的廣泛關注,近年來,在閻良荊山的祭拜黃帝活動規模一次大過一次。2007年重陽節,由陜西開放與發展促進會和陜西省文化經濟交流協會等15余家單位在閻良北塬舉行了“丁亥黃帝鑄鼎地緬懷行”活動。2008年清明節由世界華人聯合會(總會)、軒轅黃帝鑄鼎活動組委會、構建創建創新型和諧陜西組委會、西安電視臺聯合舉辦的“世界華人公祭軒轅黃帝荊山鑄鼎大典”在閻良荊山南麓的后土廟舉行,盛況空前,在社會各界產生強烈的反響。我們有理由相信,閻良作為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軒轅黃帝的鑄鼎地,一定會成為炎黃子孫矚目的尋根圣地。

 

 

〇〇八年十一月四日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1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閻良!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其他本地歷史信息

電話:029-86205757 傳真: 郵箱:w710089#126.com
地址:閻良區延鳳西路中段 郵編:710089
Copyright © 2004-2020 西安達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京ICP備09021873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3d捕鱼达人无限金币版 福彩开奖公告查询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600311股票行 永利娱乐棋牌? 吉林11选5中奖技巧 正规网上赚钱的门路 南粤风采好彩1 大富翁捕鱼提微信红包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低调看nba pk10app下载排行榜 街机捕鱼24小时上 温州麻将APP 篮球斗牛 棋牌娱乐网 吉林11选5选号群